2014年1月20日 星期一

舌尖上的記憶~炒米餅

看到澳門杏仁餅的外形想起炒米餅...

看到網友的綠豆餅也想起炒米餅...

杏仁餅和綠豆餅比較鬆脆,但娘親的炒米餅有時可以丟死狗~哈哈哈!

以前家家戶戶都自己做年餅,不管有錢沒錢都要做些年餅來過年。

最快樂的當然是我們這些小瓜,看到娘親開始做炒米餅就知道年快到了。

炒米餅,顧名思義就是用炒好的米來做餅。

由於家裡沒有電源,娘親把米炒香後就拿去外面給人研磨成粉狀。

研磨回來還熱騰騰的,研磨後的炒米香就好像現在的糙米粉。

把“炒米粉”加入幼糖再加水搓成粉團就可以開工做炒米餅了。

娘親把粉團塞進餅模,姐姐負責用玻璃瓶擀平粉團,而我們幾個小瓜就分工合作把炒米餅從餅模裡敲打出來(所以,炒米餅有些人也叫“打餅”)。

敲打出來的炒米餅就拿出去外面放在鋅板上暴曬,因為如果不曬過,炒米餅會很容易散開的。

經過暴曬後的炒米餅,如果不拿去烘也是可以吃的,曬過的炒米餅帶有很懷念的“太陽”味。

完成曬的過程後,就把炒米餅收集起來拿去家鄉唯一有大烘爐的麵包店把我們的“成品”烤香。

炒米餅很耐放,喜歡它的米香,年初一吃齋,炒米餅送teh o...

最終極的吃炒米餅就是把炒米餅加入熱水,攪拌到炒米餅糊了,就可以喝一杯飽飽的炒米餅糊...

炒米餅糊很像現在的糙米粉加熱水加糖...很懷念的味道。





24 則留言:

  1. 好的味道就留在记忆里~~~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味道是很奇妙的,可以嗅到過去...

      刪除
  2. 炒米餅給我的記憶是兩個字 - 很硬。XP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普普話齋:牙齿上“koko”声的记忆。

      刪除
  3. 印象中我应该没吃过炒米饼,却吃过妈妈做的各式各类的饼~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糯米糍有吃過嗎?
      因為, 氹氹轉,菊花園,炒米餅,糯米糍,阿媽帶我睇龍船,我唔睇,睇雞仔雞仔大捉去賣...

      刪除
  4. 现在还找得到米饼吗? 我想试试看!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找杏仁餅或綠豆餅比較容易吧~

      刪除
  5. 噢,我是番薯国的人,我比较喜欢番婆饼。
    炒米饼太硬,老人家我牙力不够。我又不会把炒米饼加入热水搅拌成炒米饼糊,真是番薯!!!

    回覆刪除
  6. 牙齿上“koko”声的记忆~:)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現在老了,牙齒開始“脫脫”聲了~

      刪除
  7. 师傅,寄两片给我咧!
    我再回你两粒柑!
    哈哈哈~~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我要花生角仔,要豬油搓的~

      刪除
  8. 过程多工,也没有几人愿意做了。

    回覆刪除
  9. 什么来的?hair 唔 hair “米chang”?可以寄一个给我吗,我要丢黎明!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cao 米 biang 唔hair 米chang或米通,一隻是龜一隻是水魚,看來我又要空著肚子吃炒米餅。

      刪除
    2. 安yong到底hair马盖loi gei?又唔gong清楚地!金hair~~

      刪除
    3. cao 米 biang 外形好像澳門杏仁餅,烏龜毛牙ngao!

      刪除
  10. 我也没听过。。你是师傅,一定很帮耐炒,
    快快露两手给你的徒弟尝尝叻。。:)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我班耐炒...作,炒米餅是拿來打得,我不打得~哈哈哈

      刪除
  11. 我发觉这种年饼客家人比较爱吃,也爱在过年前自己做来吃(我家的老一辈都是这样)
    师傅。。。。你hair em hair “哈家人” 哦 ??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咳咳咳,我是老一輩的嚇家人!

      刪除

三人行必有我師,盡情的說吧!